用户名:  密码: 类型: 验证码: 登陆 注册会员 搜索: 搜索报价
  首 页  |  书 碟  |  数 码  |  家 居  |  男 人  |  女 人  |  运 动  |  玩 具  |  汽 车  |  藏 品  |  礼 品  |  母 婴  |  宠 物 
 当前所在位置:“换客”,只败家不花钱
[换物心得] “换客”,只败家不花钱
 添加时间:2010-6-17  

 


生活好无聊,干什么都要钱。有一块闲置地,几个没事的家伙,背起吉他、扛起肥皂箱、摆起从家里不知哪个角落翻出来的废/宝物。俯卧撑换啤酒,演讲一段换地瓜。以物换物、以务换务、以物换务(务指服务、劳务)。冰好啤酒、烤好地瓜,欢迎大家来交个朋友、换些掌声、找点开心——什么都换,就是不换钱。”
  让人心动不是吗?这是台湾小伙阿文为6月17日召开换物集会写的通知。同样本着换物的理念,5月,上海网友晓蕾在一间咖啡厅组织了“白领囤货消耗大会”;8月,广州某潮流杂志正在策划一场换物主题的摆摊大PARTY。
  以物换物,这种最最古老的交易方式,正在为一群白领所追捧。经过“打折血拚”“跟风消费”“缓解压力”之后,他们找到了新的“败家”理由,却有着同样的苦恼:风潮太快,金钱太少,衣橱太满。
  那么,交换吧——
  “红别针换房”的中国翻版
  8月11日早上,从新加坡回国过暑假的潘梦爬起来,睡眼朦胧地打开了电脑。洗脸刷牙回来,主页“换物吧”已经蹦了出来,11条留言和6条交换请求,“每天早上都是新的”,她一下子兴奋起来。
  19岁的潘梦,这样开始她暑假里的每一天,并把大部分精力用在和“换客”们的沟通、联络、会面上,连自己都觉得病态,“最好老天爷劈我一下,让我清醒过来”。不单是她,全国越来越多“换客”都沉浸在“红别针换房”的故事里,在网上守候着、交换着。
  “红别针换房”的传奇是所有被采访的“换客”都在讲的故事:2005年7月,美国一个比萨店店员凯尔·麦克唐纳偶然得到了一枚30厘米长的红别针。他在全球著名的分类广告网站贴出交换广告,并成功换到一支好看的鱼形笔。后来,鱼形笔又换成了一个小手工艺陶器,接着换来了烤炉、一大桶啤酒。之后更是一次比一次神奇,依次是雪地摩托车、一次远程旅行、录音签约,并最终在一位落魄女歌手那里换到了一栋两层别墅的一年居住权。今年4月,他已带着女友住进了别墅。
  “购物狂”找到新通道
  古书上说,神农去采药,看见一个农民蹲在路边等着用牛换粮食,神农发现了以物换易物的缺陷:信息不畅,过程繁杂,于是有了市场。再后来,又有了货币……可如今这种最原始的方式为何又受青睐了呢?
  在互联网的海量信息面前,信息不畅根本不是问题,到网上输入“用手机换MP3”,近百条交易意向便一目了然。
  翻看“换客”在网上罗列的“闲置”物品,物质之丰富像张柏芝在电影里演的“购物狂”一样令人瞠目,记者仿佛撞进了“天生购物狂”的家:领导送的手机,抽奖得到的洗衣机,买化妆品送的小样,男朋友送的Dior吊牌,谁家没点冗余物资呢?
  一位署名“小妖精”的换客只有24岁,她周末调节压力的方式是去逛街,而在工作时间,就到“换物网”逛逛,这里冲淡了她工作中的烦恼。
  她爱买碟片,但碟片再好,也没心情看两遍;她也爱买化妆品,洗面奶十多种,可是脸只有一张。留着吧,快过期了;换钱吧,即丢人又麻烦;交换就成了“不那么俗气”的解决办法。
  于是,碟片《欲望都市》换到了Dior的粉饼,会产生过敏的大牌彩妆则换成了可心的护肤品,一件件积压的东西都变成了宝。
  “讨厌别人讨价还价,讨厌铜臭味的交易”,这里没有买主卖主之分,没有金钱交易,没有双方地位的不平等,交易因此轻松很多,更像朋友之间的行为。
  我们可以这样描述“换客”群:他们以年轻女性为主,多为白领,一般不超过30岁,爱逛街,爱名牌,爱上网,习惯于用MSN、QQ交流,还可能是仅耳环就有几十对的购物狂,或者专门收集某种玩偶的占有狂。
  需求决定价值?
  安徒生曾经写过一则童话,故事讲的是:老头子牵着家里惟一的财产——一匹骏马,要去集市上换一年口粮,一路上善良老实的他不断地被“聪明人”利用:他用马换了牛、用牛换了鹅、用鹅换了鸡、用鸡换了一堆烂苹果……一位目睹整个过程的商人认为这下老头子要被老太婆骂死了,并下了一斗金子作为赌注。
  即使是古代或在童话里,人们也会把那个“以大换小”的谦谦君子称之为“傻蛋”或“神经病”,也绝少会出现“以小换大”的超值交易。
  现代经济学的基础更是把人看成是一个“理性经济人”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着利己的本性,行为目的都是以最小的成本和代价,获取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无论是古典经济学的劳动价值理论,还是凯恩斯主义的有效需求原理,都无法解释这样一个等式:一枚回形针=一个大别墅居住权。
  “他们其实不是在做一个经济范畴的事,他们是感性的经济人,他们在交换中寻求乐趣。”“厦门换吧”“换客”的口号即是“交换快乐”。
  网名avboys2001,真名叫王麒皓,自“换物网”成立以来,一直是“换客”冠军。23岁的他已经成功交换200余次了。
  让他一举成名的是一次突发奇想的交换。“六一”时,他在网站上发布了一条名为“欢乐的回忆”的“物品”,并在描述中写道:“喜欢超级玛利吗?喜欢机器猫吗?喜欢阿童木吗?喜欢我们儿时快乐的回忆吗?来,让我们交换回忆,一起快乐。”这条信息点击率突破千次,很多人来找他联系交换回忆,以及糖果、玩具等等。
  “等价”并不是“换客”们的核心词,王麒皓说他交换的惟一原则就是“开心就好”。心情好的时候他可以完全不计得失,他曾用自己的蓝牙耳机换了5根棒棒糖,也曾经用一盆芦荟换得了556M的储存卡。
  开心、新鲜、有趣,这似乎是他们选择易物的第一理由。
  在8月13日的一笔交易中,北京的“久久”(网名)用自己心爱的LOMO相机换了一件小T恤,明明吃亏了,她反而在评价中说“谢谢娜小美”。原来,“久久”以前很喜欢玩LOMO,现在太忙了,就想把相机传给一个喜欢LOMO的人。虽然娜小美只用一件小熊T恤来换,但看她真心喜欢相机的样子,“久久”觉得自己赚了。
  潘梦曾经加入一个“换客”的QQ群,她与王麒皓就在这个群里面认识了。后来两个人发现家住的比较近,就经常换东西,换杂志、换打折券等等,交换近一百次左右。
  最近,潘梦将朋友送给自己的王力宏、张韶涵上海演唱会的两张票都换给了王麒皓,换来的只是两颗机器猫扭蛋。王麒皓乐得大呼超值。潘梦说,反正自己也不喜欢这两个歌手,不如换了,而且是那么好的朋友,也不在乎价值的悬殊了。
  “换来换去,其实还是换到了一堆无用的东西,最大的亮点倒是交到了朋友”,潘梦说。但是,谁能说友谊不是她的需求之一呢?
  经济学教会我们用劳动力去衡量价值,但是,情感的价值又怎么算呢?既然金钱不能衡量感情,不如交换吧。

 
 

“换客”,只败家不花钱 “换客”,只败家不花钱 “换客”,只败家不花钱 “换客”,只败家不花钱

 
“换客”,只败家不花钱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换客”,只败家不花钱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隐私声明 | 服务条款 | 帮助中心 | 意见投诉 | 服务项目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换一下换物信息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录、复制或建立镜像
 “换客”,只败家不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