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类型: 验证码: 登陆 注册会员 搜索: 搜索报价
  首 页  |  书 碟  |  数 码  |  家 居  |  男 人  |  女 人  |  运 动  |  玩 具  |  汽 车  |  藏 品  |  礼 品  |  母 婴  |  宠 物 
 当前所在位置:当代换客的换客精神
[行业新闻] 当代换客的换客精神
 添加时间:2010-6-17  

 


换客的交换方式,本质上不是一种市场交易的方式,而是一种游戏或者娱乐的方式。换客得到的,是旧物为他人所共同赏识的喜悦,或是在交换过程中传递、分享着的“世物变迁”的新奇感受。

  这帮叫“换客”的“新人类”崛起于网络,他们视法定货币于无物,“悍然”回归“以物换物”的先民传统,借助因特网的威力,将自己的供需信息发布出去,在“茫茫物海中寻求灵魂之惟一伴侣”,并以换得之为幸。

  先将网络这个新玩意存而不论,换客精神在中国是古已有之的。当阮孚顶着“有司弹劾”的风险用“金貂换酒”的时候,当李白在小醉微醺中呼出“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的时候,当柳永在轻歌曼舞里哼着“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时候,这些高蹈绝尘的身影里,洋溢着的正是得失释怀、宠辱皆忘、自得其乐的换客精神。

  名与利都无须介怀,他们推崇的是那一换而来的爽利、豪气与喜悦。他们的换,不是为了那些世俗人或者市场上公认的价值,而是更着意去寻求自我内心理解和认同的一种品位。我想,这也是换客的换,区别于那种以获取利润为目的的市场交换的本质所在,他们以交换的结果甚至是交换过程本身带来的满足感为目的。

  不可否认,受“别针换别墅”的鼓舞,许多在网上从事“物物交易”的人,他们的目的并不在于换的乐趣,也不在于通过交换来发现“生死契阔,与子同悦”的“同好中人”,只是希望以小博大甚至空手套白狼,不断用市场价格低的东西换取市场价格高的物品,却不知在已经“变平”的世界里,要利用别人的信息不对称将自己手中并无特色的“别针”以“高估”的方式换回市价更高的物品,需要费多大的苦心。每每念及那些对“洋经验”亦步亦趋、小心翼翼地掏出个曲别针,在网上探头探脑地打探别墅踪迹的朋友,我都为他们惋惜。她或者他白白放弃了多么美好的可以更好地享受生活的时光啊。

  还有一些朋友,他们有一些对自己而言价值不高的物品,同时在网上搜寻到另外一些境况类似但拥有不同商品的朋友提供的信息,予以接洽实现双赢的交换。熟悉货币史的朋友能看出,古老的物物交换向以货币为媒介的交换转变,原因之一,正是物物交换条件下,搜寻到正好交换双方都中意的交易对象成本太高。

  网络的出现降低了这一成本,所以这些朋友在物物交换中获得了所谓“得自贸易的利益”。这种交换,本质上与商品经济条件下以货币为媒介的交换并无二致。广义上,这些朋友也在换客之列。但是,对个人而言,没有换客精神的支撑,这样的交换只会成为偶一为之的事件。不能从交换本身中发觉喜悦,换客行为也会因为身边有限的“累赘物”的衰竭而消减。

  总的来说,我理解的换客的交换方式,本质上不是一种市场交易的方式,而是一种游戏或者娱乐的方式。参与其中并能持续地甘之若醴,也许需要观音菩萨跟唐三藏“做生意”时贯彻的宗旨:识得此宝者,分文不取;不识此宝者,千金不售。换客得到的,是旧物为他人所共同赏识的喜悦,或是在交换过程中传递、分享着的“世物变迁”的新奇感受。

 
 

当代换客的换客精神 当代换客的换客精神 当代换客的换客精神 当代换客的换客精神

 
当代换客的换客精神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当代换客的换客精神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隐私声明 | 服务条款 | 帮助中心 | 意见投诉 | 服务项目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换一下换物信息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录、复制或建立镜像
 当代换客的换客精神